移动版

从“破烂王”到钴王 格林美开创美丽新能源世界

发布时间:2020-01-16 08:01    来源媒体:中国证券网

“一壶镍(烈)酒喜相逢,钴(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日前,镍钴行业年会在湖北宜昌召开,作为东道主的格林美(002340)董事长许开华唱了起来,热情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大屏幕上的歌词已被他特意改写。

诱人的前景,严峻的现实。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调整,上游的镍钴行业也受到较大冲击,许开华和他的格林美却过得还不错。“行业洗牌是必然的,千万不要奢望政府再次补贴,没有充分的竞争,哪里会有行业的进步?”许开华对上证报记者表示。

许开华的自信源于公司的江湖地位。据第三方统计,格林美是全球最大的三元电池前驱体生产企业,10万吨的年产能占到全球20%的市场份额,同时公司还是全球最大的钴金属提炼基地之一、全球最大的镍金属循环利用基地、世界最大的四氧化三钴制造基地和超细钴粉制造基地。

“不要对新能源的前景有任何怀疑。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许开华说,最重要的是练好自己的本事,做好自己的产品,留下来的只能是头部企业。“产业链合作是大道,和优秀的企业一起抱团取暖,互相成就。”

据公开信息,未来三年,格林美已经签署了30万吨的三元前驱体长单,买方分别是韩国ECOPRO、宁德时代、容百科技和厦门钨业等。

垃圾大王炼成全球钴王

格林美是做垃圾回收起家的,并在这个赛道上跑到了世界前列。

公司的废物处理模式受到政府有关方面充分肯定,并称赞其变废为宝、循环利用是朝阳产业。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把垃圾资源化,化腐朽为神奇,既是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许开华说,这正是他创业的初衷。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许开华曾自嘲为“丐帮帮主”“破烂王”,但通常大家都称呼他“许教授”。在创业之前,许开华是中南大学的教授,这个大学培养了一批动力电池行业的领军人物,如比亚迪的王传福、容百科技的白厚善等。

2000年,许开华赴日本访问研究,他发现日本很多原来做冶金研究的同行都在研究资源的循环利用与清洁生产技术,敏感地觉察到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机会。回国后,许开华在深圳创立了绿色环境材料研究孵化中心,并将公司命名为格林美,意为Green E-co-Manufacture(绿色环境制造)。

教授的打法自然不一样,一是拆解过程的流程化自动化,二是对废弃物拆解后的再利用,通过产品的再生来赚取附加值。

电子废弃物里面藏着大量的“宝贝”,包括铜、铝、金、银、铂等各种稀缺资源,以手机线路板为例,其含金量高达300克/吨,远超一般金矿。在安全环保的情形下,如何做到低成本高效率地回收,考验的是真本事。

“这个技术很难的,我们搞了10年,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垄断,现在已经达到全球领先,有些技术还是独家拥有。”许开华介绍,通过废电器和线路板等,公司能回收铜、铁、铝、金、银、铂、钯、铑、铅、锡、镓、锗、铟等十余种金属。

2019年1月,格林美主导完成的“电子废弃物绿色循环关键技术及产业化”项目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凭借技术上的优势,格林美在全国复制建设了七大电子废物拆解基地,年拆解各类废电器超过1000万台,占我国正规电子废物处理市场的13.6%。

对废弃物拆解后的进一步加工,让格林美打开了另一片天地。“电子拆解本身利润不高,但是可以获得大量的资源,这些资源加工成产品,效益就有了。”许开华说,产品越高端,附加值越高,利润就越高。

以钴为例,通过对动力电池的回收和拆解,格林美获得金属钴,进一步加工成钴片、钴粉以及钴盐等,再对外销售。镍的情况类似,公司的产品就有镍粉、硫酸镍等。

据介绍,目前格林美已经是全球最大的钴金属提炼基地之一,年产能达到25000吨;也是全球最大的镍金属循环利用基地,年产能达到25000吨。此外,公司还是全球最大的超细钴粉制造基地、最大的四氧化三钴生产基地,以及中国第二大钴片制造基地和中国第二大硫酸镍生产基地。

跻身全球最顶尖供应链

格林美进入新能源材料领域,也是在原有产业链上的延伸。“我们的产品主要是镍和钴,正好是新能源电池的材料,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爆发,肯定需要材料的支持,所以我们就做了这个事。”许开华对记者说。

据介绍,从2013年开始,瞄准新能源汽车高速增长的机遇,格林美配置10多名博士和博士后,向三元动力电池的关键材料——正极材料的三元“核”NCM&NCA发起攻关,率先攻克“超细晶粒NCM三元前驱体材料”与“NCA高镍三元前驱体材料”等关键产业化技术,主力配置宁德时代,并出口到韩国三星SDI与ECOPRO等全球动力电池龙头企业。

“我们布局了三大产业链,分别是与宁德时代的上下游合作链,与青山实业、宁德时代合作的镍资源产业合作链,还有与北汽、东风以及三星合作的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链。”许开华介绍,这些合作链让公司与行业内的巨头深度绑定。

格林美是宁德时代最大的材料供应商。2017年11月,格林美子公司荆门格林美与广东邦普、长江晨道成立合资公司,荆门格林美持有51%股权,广东邦普持股20%,合营公司的三元正极材料产能为2万吨,定向供应宁德时代。

据公开资料,2018年,格林美销售了近2万吨三元前驱体给宁德时代,销售额超过20亿元。

2018年12月,格林美与韩国ECOPRO公司签署NCA前驱体、硫酸盐及金属粉末业务合作备忘录,后者在2019年到2023年期间,将从格林美总计采购17万吨高镍NCA三元前驱体。ECOPRO公司是全球第二大NCA正极材料生产商,是三星SDI的NCA正极材料外部核心供应商。

2019年12月,格林美披露,LG化学向公司正式下达了新能源动力电池用高镍三元前驱体产品批量采购订单。LG化学是世界领先的动力电池制造商。

格林美凭啥能获得这些全球巨头的大订单呢?

“好的产品会说话。”许开华说,只有一流的产品,才能赢得一流的客户。据介绍,为了提升对产品质量的管理,2016年,公司聘请了韩国总统质量奖获得者担任集团质量总监,主动以汽车行业的质量管理体系严格要求自己,最终赢得了下游客户的认可。

在下游与优质客户深度绑定的同时,格林美也在积极储备上游资源。日前,公司宣布再次与嘉能可签署战略采购协议,在未来5年(2020年—2024年),嘉能可将向公司供应不少于61,200 吨钴金属的钴资源(粗制氢氧化钴原料)。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钴资源开采者与供应商。

格林美还与宁德时代联合去海外开拓镍资源。

动力电池回收市场将爆发

在外部寻求钴镍资源的同时,许开华不忘自己的老本行——回收再利用。“动力电池的回收,格林美已准备很多年,按照我们的判断,2020年这个市场会启动,而且市场容量会很快壮大。”许开华说。

据介绍,格林美已经拿到了动力电池回收与处置的3张牌照,还是首批试点单位。2018年7月,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七部门发布了《关于做好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工作的通知》,格林美是京津冀、湖北、江苏、广东四个试点地区的主要承担企业。

许开华介绍,格林美做动力电池回收有先发优势,“电池回收一直是我们的一个业务板块,现在不过是把小电池换成大电池,原理上还是有相通的地方。”

格林美已经与国内外众多车企、电池企业、梯次利用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2015年,格林美与比亚迪签约,共同探索储能电站在全循环经济行业以及规模化工业园区使用的示范模式与盈利模式;2016年4月,格林美、东风汽车襄旅、三星环新(西安)动力电池共同签订协议,三方努力共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绿色供应价值链与循环利用体系;2019年,格林美与北汽鹏龙、北汽新能源、北汽福田以及厦门钨业、河北钢铁集团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合作,共同在河北省黄骅市实施了北汽鹏龙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及资源化项目……

格林美的回收业务还做到了海外。2019年10月,格林美公告,公司与韩国浦项市政府、ECOPRO就新能源汽车电池梯次利用及循环再生项目推进,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协议的背后,已经有一系列项目落地。据介绍,以湖北武汉、江苏无锡、河南兰考、江西丰城、天津静海、广东深圳为区域中心,格林美正在建设6个废旧动力电池回收与梯级利用中心。目前已经建设了荆门、武汉、无锡基地,现有总拆解处理能力达25万套/年。

“格林美的动力电池回收,做到了两点:一是信息化,我们开发了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编码溯源管理系统,所有信息都是可追溯可监控的。二是资源化,坚持对废旧动力蓄电池进行综合利用,也就是先进行梯级利用,后进行再生利用。”许开华介绍。

以格林美荆门废旧电池循环利用全自动产线为例,许开华介绍,该产线集废旧动力电池包拆解、报废动力电池放电、热解、破碎、分选和回收于一体,可实现废旧动力电池包、电池废料及一次干电池的自动化、智能化、资源化“一键式”循环利用,钴镍等金属综合回收率超过98%,同时实现电解液无害化处理。

对回收业务的先期布局,另一个目的是进一步抢占新能源材料的销售渠道,打造“动力电池回收—原料再造—材料再造—动力电池包再造—新能源汽车服务”的新能源全生命周期价值链,形成电池回收、材料销售互相促进的局面。

“这是一个闭环。”许开华强调,格林美的梦想是,从绿色到绿色。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